• 胡祖望? 为还1500元钱苦寻恩人八年

    职业能力 2019-05-1189未知admin

      曾在济南读大学的江西人胡祖加,12年前因生活困难,又想考研,借了所在公司上级1500元钱。读完研开始工作后的他想还钱,恩人的电话却再也打不通了。如此辗转反复寻找了8年,前几天胡祖加终于找到了借钱的好心人,还上了这笔诚信债。

      “2003年时借的这笔钱,当时1500元还算是个大数目。”胡祖加说,当时23岁的他还在山东中医药大学读书,由于家境困难,第一年的学费是家里东拼西凑借来的,后来就只能靠自己勤工俭学。“其实也只能赚到生活费,学费还是一直交不上。”

      2003年1月时,胡祖加还没正式毕业就去了一家乳制品公司上班。工作勤奋的他得到了当时任市场部经理的仲伟华的赏识。在这家公司呆了不到半年后,胡祖加大学毕业,去了烟台一家公司上班,他在2003年的10月出过一次车祸。出院后,胡祖加决心考研,但毕业后的他一直经济拮据,要复习就没法工作赚钱,更没钱买学习资料。

      “有同学怕我不接受,偷偷塞我包里几百块钱,让我买部手机工作用。这些恩情我都会记一辈子。”济南的同学朋友知道后,给了胡祖加很多帮助,胡祖加至今仍将山东视作自己的第二故乡。

      跟仲伟华借的钱是最大的一笔,“如果没有这笔钱,我根本不会有勇气考研。胡祖望”胡祖加说,虽然已不在一起工作,仲伟华还是爽快地借给了他。

      2007年胡祖加研究生毕业后,留在了广州工作,他想还恩人钱,但电话已是空号。“存的两个号都打不通,也往原来的公司打了多次电话,都没找到他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    找不到恩人,胡祖加这些年一直放不下,“当时不止借了他一个人的钱,但后来都陆续还完了。胡祖望我也回济南寻找过,但都没有结果。”胡祖加跟一位济南的大学同学聊起此事,也请同学帮忙。同学把他的故事发到了微信朋友圈,谁知只过了一个多小时,就通过几个朋友找到了仲伟华。

      仲伟华已去了泰安工作,胡祖加立刻联系他还钱,对方坚决不肯拿回这笔借款。“我早就忘掉这件事了,从没想过让他还钱。当时他手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我,讲述自己的困难。别人有困难自然就该帮,没啥可说的。”仲伟华说。

      “现在来看这些钱也没多少,他对我的恩情一辈子也还不了,还钱是做人基本的诚信。”胡祖加苦苦劝说,胡祖望最终仲伟华接受了他的微信转账。

    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      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      虽为二元领导,但“二元”的权力并不均等。高校中的大量“人事”故事,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。“党委领导,校长负责”容易造成两个问题,一则领导者不负责,二则以党干政。

     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,自有其力量,不应惧怕批评、质疑甚至谩骂,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、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。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,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、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。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,不妨更大一点。

      美国人一面高喊“反恐战争”,另一面却使“主义”愈演愈烈,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。理解这一点,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。

     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,这是无可厚非的,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,应该要三思而后行,物极必反,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。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糟粕的要抛弃,优秀的要传承。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3 曼妙屋职场资讯网 版权所有  

    联系QQ:1352848661
    广东快乐十分